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奇SF教程 >> 内容

不速之客,做人有时需要圆滑和心机

时间:2018-9-17 20:43:58

  核心提示:在传奇SF游戏中,咱们都各自去寻觅着各自知音,也为能迎合这个时代与周围的环境,更是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去抉择于一些大道人生的决定。...

前言:在传奇SF游戏中,人生给你潇洒阳光给你闪路良心让你乐一把,你才能肆无忌惮狠狠的疯,否则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既痛了双方又伤了和气。做人有时需要圆滑和心机,固执专横霸道唯我独尊只能是一盘死棋。

敲门声。我开门。

当我看到站在门外的,竟然是他的时候,笑容立时僵在了我的脸上!还是身后的老伴说了一句:“啊?是你呀!进来呀!”。

落座;老伴沏茶、拿烟。

他,姓迟,是1975年以前,和我一个单位的同事。他的到来,如同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抛进了我的心海,激起一圈圈的涟漪。但,这绝不是心潮澎湃的激动,而是一段让我难以从心中抹去的回忆。

文革中,老迟因出身不好,再加上又有一个纠缠不清的历史问题,所以,被勒令从科办公室到我们这个班“劳动改造”。当时,我正是担任班长这个小小的却是有那么点说话算的职务。就这样,我们相处了近三年的时间。那段时间,也是他难熬的日子。他不但要在劳动中,好好表现自己,而且最让他胆战心惊的是,“革命群众”时不时地揪出他进行批斗或去陪斗。

我这个班长,是凭着家庭出身和个人历史的一律清白,再加上在群众中有那么一点威信,才当上的。按我们班里的弟兄的话来说,那就是当得“很硬”。即使单位里那几个凭“造反”上去的掌权人,对我也不是那么张狂。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和了解,我认定,老迟只是出身有问题,那个所谓“特务嫌疑”,是有影无实。(后来证明确实如此)。再加上他的血压有些偏高,所以,平时我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他予照顾。对此,他屡屡表示对我的感激。更让他感动的,是有一次,在我们下夜班后的批判会上,老迟照例陪斗,有两个“革命斗士”,上台就要开他的“喷气式”。我当时就站起来,用领袖“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教导,制止这两个人的出手!加上我们班弟兄们的齐声应和,最后,不但在那场批判会上老迟没有受到折磨,而且从那以后的多次批斗会上,他也没受到任何变相的体罚。对此,老迟当时对我真是感激涕零。但我不止一次地向他说,我是认定你不是“历史反革命”才那样做的,你没必要记着我的所谓“好处”。一个人,要凭良心对事待人。

后来,我调到机关工作。老迟也“落实了政策”,重回科办公室。虽然我们不在一个单位,但他几乎是隔些日子就来我家。凡一说起话来,就把感激我挂在嘴上。我记不清他说过多少次:“兄弟,别的,我帮不上你的忙。可是,如果用钱的话,你尽管说话!”我知道,那时他与他妻子收入较高,并且他们始终没有孩子。所以经济比较宽松,有几千元的存款,这在当时算得上是不小的数目了。但在那时,我与他从没有用钱方面的交往。

八十年代初,正值我在机关工作春风得意的时候,缘于一个诬告,我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个重大挫折。而有关人员对此事所采取的处理方法,让我心灰意冷。在与老伴几番商议之后,最后,我决定停薪留职,下海经商。

经历过改革开放初期的人都知道,那时的钱,是比较容易赚的。但是,再容易赚,也需要点本钱啊!平时,全家是依靠我的工资过紧紧巴巴日子的,没有几个剩余。这时,我自然想起了老迟,想起了他那多次拍着胸脯说出来的许诺!

然而,当我找到他,直截了当地向他提出借钱时,他却极力避开我的目光,前言不搭后语地挤出几条“原因”之后,一句“现在实在是一分钱也拿不出来!”,干脆、彻底拒绝了我!在那一刻,我懵了!直到我带着一身的尴尬和说不清的滋味回家躺下时,我才渐渐有点清醒:这时的老迟,已经不是那个声泪俱下感激我的老迟了!也不是欲把存折硬要塞给我的那个老迟了!这个老迟,他现在面对着的,是一个停薪留职的、没有半分钱收入的、没有了任何用处的我!当我把这一切都告诉我的夫人时,善良的她,还在说:“也许他真的没钱啊!”

最后,还是我原单位的弟兄们,伸出了援助之手,给我凑了近千元,才让我开始了经商之路的拼搏。好在,我没有在商海被淹没,而是取得了小小的成功。

以后,我们搬到了市里。算起来,我与老迟,已经30多年没见面了。这些年,我只是断断续续听到他的一些情况:他的前妻病死,他从外县娶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后老伴。那么,今天,他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来我家,是为了什么!?

老迟贪婪地吸着我的待客烟。岁月的刻刀,把更多的沧桑,留在了他那张皱皱巴巴的脸上。从他那零乱的叙述中,我听出了大概情况:他续娶了这个老伴以后,平平静静的日子只过了几年,这个女人就因脑溢血而半瘫。不料在前年,那个孩子出了车祸,肇事车逃逸。孩子的性命虽然保住了,却是高位截瘫。他连连叹气:“一个屋,病的、瘫的。这几年花光了我的全部积蓄。亲戚家都借遍了。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才,想到你这里来看、看......”最后一句,听得出,他是费了很大气力才说出来的。

我默然。透过这淡淡的烟雾,几十年的往事,在瞬间一幕幕滑过我的脑际。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坦荡荡的君子,但我也不是一个常慽慽的小人。我铭记别人予我的芥末之好;但也不会那么轻易忘记,特别是在我处于困境时,对我的抛弃和冷漠!面对着老迟,这个我既认识他的脸,又认识他的心的人,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和打发他!

这时,老伴示意让我去里屋。她找出2000元钱,递给我,低语:“人到难处,尽力帮一把吧!别想过去的事了!”唉,我这心地善良的老伴啊!

我不想描述老迟接过那叠钱时的表情,因为穷尽我脑子里的词汇,下笔也很难很难!我只记住了他出门时说的那句话:“那年你向我借钱的事,我办得混蛋啊!”我本想说:“这钱,你不用还了。”可是,话到嘴边,变成了:“这钱,你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吧!”尽管老伴善良,但对老迟这样的人,还是这样说吧!

后记:在传奇SF游戏中,咱们都各自去寻觅着各自知音,也为能迎合这个时代与周围的环境,更是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去抉择于一些大道人生的决定。

作者:传奇私服  来源:单职业传奇网站www.csjinniu.com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 传奇私服 www.csjinniu.com 版权所有
  • Powered by 单职业传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