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奇私服资讯 >> 内容

相见不如不见,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时间:2018-7-18 19:07:36

  核心提示:在传奇私服游戏中,远处的竹影、树影一团团 、一簇簇,忽高忽低。夜鸟竟也一声不响了。倒是那不知道倦怠的青蛙扯起嗓音进行它们晚上的大合唱,时儿还夹杂几声蝉鸣。不知是不安于这夏夜的宁静,还是吟唱这美丽绝伦的月色……...

假如说,人间烟火带给了一个人活着的信念,那么人们经常说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存在吗?在传奇私服游戏中,我是这样认为的:这样的女子根本不存在。因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只有两种,不是仙子就是妖魅。当然这样的女子,是人们对女子一个良好修养的寄托,但是能有这种修为的女子却寥寥无几。

阔别二十多年的两个好朋友志军和玲玲在公交车上不期而遇,那个兴奋劲就甭提了,寒暄一路,志军随玲玲去了她家。
宽敞明亮的三室一厅,虽没精装,倒也干净、整洁。
“都说前几年要装地热的,所以就没装修过,这不一住就七、八年了,不过现在定了,就要装了。”
“好呀,一步到位,给你省下不少钱呢!”
“省什么呀,我们在齐市花了七万块钱买了一套房子给他妈住呢!”
“那日后还不是你们的家产哪。在齐齐哈尔市也有房子,行啊你。”
“今天咱随便吃点啊?土豆炖鸡,柿子炒蛋,炒茄子,凉伴黄瓜。行不?”玲玲开始着手中饭。
“行啊,看看你的手艺!”
饭后两人翻着旧时的相片说着,笑着……“今晚你别走了,住我家吧。咱好唠唠喀。”
“今晚不行,和中学同学约好了。”
“好啊你,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这不,想过两天再给你打电话的。没想到碰到你了……”
“哦,你想见谁,咱说好了下个礼拜一晚上我请你吃饭。”……
这天傍晚时分,志军应邀打的前往,碰着个司机不知地儿的,一路“慢游”找过来。
志军进了大堂,不见故人。侍者问:“请问女士有约吗?是哪一间?”
“有的,但不知道哪一间,”志军十分尴尬。
另一位侍者说:“是不是有六、七位的那桌?”
“也许吧。”因为事先不知有谁志军就随口应了。随着上了二楼。
还没进门就听到大嗓门的玲玲在笑:“·#¥%……”
“喛!大家好!”志军的问好惊动了屋内四人,老同学立即围上来七嘴八舌。
“是志军呀,你可比以前时髦多了,这么洋气。”
“哎,你们看南方就是水土好,她的皮肤真好,哪像我们,像土豆皮似的。”
“哎呀你看她多瘦呀,我们个个这么胖,幸亏个儿高点,不然变柏油桶了。腰像乎拉圈似的。哎,是不是你们那儿的人都这么瘦哇?”
正说着又来了一位。
“喛,你们忙什么呢?哟这不是志军吗?啥时候来的?好家伙玲玲也不告诉我是谁来了。”
“嘿,现在还戴起了眼镜,真够斯文的了……”
“你孩子多大了?是男孩?是女孩?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呢?”
“你们听她说话的腔调都是南方味,那么软儿,哪像我们硬梆梆的。”
“嗳,嗳,嗳听我说,你们说我俩有缘没有缘啊,上个礼拜四,我从医院体检完坐公交车回家,车上人家志军拍我一下,我以为是身后那个男人,就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却笑脸地对着我,我气呀,转过头来,不理他。嘿,又拍了我一下,我刚想骂,回头一看原来是这个家伙对着我喊呢……哎呀早两天我念叨起这家伙呢,想她以前总从家里给我带来的甜酒酿,还有粽子,油炒咸菜,真的好吃耶……是个大姐姐样儿,什么都让着我们,这是我们几个的小秘密呢……”
“@&#¥%……”
俗称: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这玲玲兰华文娟志军六位巾帼玲玲雄。所幸的是这家四川火锅店的单间屋顶还算结实,没被这群素面朝天的“快嘴女”掀开。
小巧玲珑的志军来自南方,为了参加同学聚会,她着实精心打扮了一番,在妹妹的陪同下烫了个美洋洋的发型,虽末擦胭抹粉却也让人神清气爽,一件黑色无袖连衣裙,衬着白皙的面庞,鼻梁上一副淡粉色镜架的近视镜,脖子上挂着带坠的铂金项链。脚上一双透明缀水钻的风凉鞋。苗条的身段使她略显年青。故此大家赞不绝口。
玲玲和志军还有两个无法联系上的友人的是班上的四人帮,那年头,班里三人一群,两人一伙,五个人一帮比比皆是。兰和华还有文是三人帮,娟的好友爱没来,说是没她的电话。
志军和玲玲毋庸置疑是铁哥们。与娟和兰及文关系也不错。
这重彩还是在华身上:华是志军的下辅,班里的化学课代表。成绩是六人中最好的了。但写的字像天书一样难认。对机械制图里的三维制图一窍不通。平时待人言语犀利,一般成绩的人她看不上的。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地冷处了二年,要不是做值日时两人需共抬一桶热水供大家洗漱.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气势。下厂实习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做为物理科代表的玲玲心知肚明她二人的关系。
志军头一个起身举杯“首先谢谢玲玲给了我提供了这个机会与大家见面,在此祝大家身体好,家庭幸福。见到大家真高兴。昨晚和江他们五对夫妇一聚。男同学我就认得请我的江了,其他人名子一个也叫不上来,都变了模样了。结果我只能认罚,后来喝高了。太丢脸了。今天这杯我先干了。下面的就请你们高抬贵手吧!”
气壮如牛的玲玲在单位做二十多个人的中饭,故比往昔突显虎背,藏青的短袖运动装,灰白的西裤,只有不改的两腮的腓红透着女家闺气,一条马尾如期而至地拖在脑后。对着一袭黑裙的志军说:“今天你啥也别说啊,--什么?饮料,没有。你是主角,要喝酒的,今天为你而来的,志军你不喝就是不够意思。”
“那哪行,昨晚都有谁啊?你和他们能喝,和我们没交情啊?见色忘义。什么地方吃的?——噢!档次还挺高的吗?”志军的一席话直肠话(说完志军就后悔了,这样的场面她还真没经历过),引来了玲玲的醋意大发。
当年那个白净大眼的兰大姐,一扫儿时的羞怯,变得也霸道起来。一脸的黄褐斑短短的剪发写着岁月沧桑。起劲地帮着玲玲吆喝着:“不行啊,我是酒长,不喝不行。”仿佛两人同盟军,煞有不醉不休之意。
志军不甘地努力着自己的主张。“哎呀兰大姐,你过去可是不言语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厉害呀,我可不是过去的那个不说话的小不点了,我也挺能说的呀。不要喝醉好不好?难道一定喝醉才算喝好吗?”
“是的,现在没你说话的份儿,一边待着”志军只好看着她们或高谈阔论或频频举杯,而自己则闷头涮着,吃着,听着……
华宛若领导般泰然冷坐扫视着大家。棕黄色齐肩涩发,花短袖衫。不苟言笑的面孔没有了少时的红润光彩。
漂亮的文,着时髦的咖啡色套装裙,披着一头卷发,身材属于中年丰满形的那种。与华两人隔“岸”相聊着:
“华你脖上挂的玉斧有什么含意吗?是不是在庙里开过光的?”
“嗯,这不好说,我信奉佛祖十来年了,相当于初中生的水平了,受了五戒,不食荤腥.酒也不能喝。……这玉斧的寓意是――福降之人啊”
“那你家女儿和老公也跟着你一样不吃荤腥啦?你不想吗?”
“不想,到了一定境界就不想了。他们是吃荤腥的,因为不能杀生,我就买死的鱼和鸡给他们做。”一脸虔诚的华搅着面前的小锅,里面只有蔬菜。
“啊――”从南方来的志军张大了嘴巴。在南方吃志军鲜和肉禽类是最讲究“新鲜”二字的了。虽然北方天气凉,可在夏天难保不变质啊……
志军目睹玲玲把华约来,心里直犯嘀咕。
想:此人总是一鸣惊人的,今天不知还有什么新鲜事。
听她在继续:“我前两年买的期房30多万,要是知道现在房价高,当初买两套就好了。”华老公不知是个什么官,现在已有两套大户住着。
“就是,你现在不要卖,房价还要升呢。”因为室内火锅的热气太重文将卷发高高束起。
“咱们的班长宏离婚了,她一天到晚泡在麻将里,输了好多钱,被老公休了,后来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比她小好几岁的南方男人,现在到南方找他去了……”
“人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啊!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不知折腾什么呢?那个男的年纪比她小很多,肯定没什么好结果……”
桌中间的火锅不时有几双筷子在搅着……娟不吃羊肉的被特许用小锅。可不吃羊肉的志军却没有小灶可开。玲玲不许她另起小锅。只得和另三个人一起吃大锅。
坐在志军身边的娟开口了:“志军你看我是不是比原来瘦啊,”
“是啊,为什么呢?娟你是瘦了许多,不过样子没变,就是两条大辫变一条马尾辫,怎么不见你的好朋友爱啊,你俩最好的.当初我们四个大辫的,你和爱,我和珍。昨晚我看到珍了。她还是老样子,只是胖了。她的孩子和你孩子一样也上大二了,你也省心了。就剩攒钱给他们用了,我们家姑娘要明年高考呢。我下岗后就开了一家小复印店,打打字,复印和传真什么的,也发不了财,只能糊糊口罢了。”
“该你喝了兰。”玲玲又在发号施令了。她灌了娟后,又灌文,现在又轮到兰了,前两次志军从中作梗已经让玲玲十分恼火了。
“不行,我有点难受了。不能喝了,少点行吧.”兰推着玲玲的酒瓶。
一听此言志军来劲了“嘿,小不点玲玲你一个人孤军奋战了,兰和你同盟军,你还灌她呀?没人帮你了,我早说过了,喝酒随意了,虽说客随主便,可你也太强人所难了,身体要紧,干吗一定要喝高呀!”
“嘘,过去说起三班最另类的人是谁呀?你们知道的呀就是志军,她干什么都是磨磨叽叽,拿不定主意。每次要我这个小妹定夺呢!今天她倒管起闲事来了,志军你自己不想喝,还不让别人喝啊?你一边闲着。不喝好怎么行呢!”玲玲举着酒杯谈兴正浓。
“玲玲年纪是比你小吗?”身边的娟伸长脖子悄声问志军。
玲玲用力搡了一把来到身边的志军的肩膀:“别人喝酒,没你什么事,不要你管……嗳,和你没关系,一边待着儿,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志军不设防整个人歪坐在椅子上。
玲玲洋洋得意之间有没有感觉到志军的失意呢?她不得而知。想当年她们只有十八九岁。而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那个没有主见的人,凡事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的小不点在今天承受的又是怎样的一种经历呢?她作得了自己的主吗?这种热情她受得了吗?
玲玲的口无遮拦让志军幡然醒悟:那颗寻求美好回忆的心早应收起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生活的乐趣在于什么?对于形同陌路的朋友,过去现在和将来又有怎样的一种诠释呢?蠢蠢欲动的是人的欲望……
推杯换盏之间,重拾旧日岁月,又有多少内涵和底蕴在历史的沉淀下患得患失?
志军真的生气了:“真和我没关系?我可走了?”
“你走吧。”玲玲甩了一句。
志军拿起自己的包——没人注意,大家相对着说着自己的话。
志军走向门口——玲玲仍在劝兰喝酒,两人在推搡着酒瓶。
拉门关门——听不见房内动静了。
快速下楼——心狂跳。
出了大堂——逃离现场。
来到马路边招手打的——长出了一口气。
回头看了看二楼窗户——坐上了的士。
——师傅,长青三号楼。
夜幕渐降,一盏盏路灯悄悄向后退却,像时光的倒影浮现在脑志军……

后记:在传奇私服游戏中,远处的竹影、树影一团团 、一簇簇,忽高忽低。夜鸟竟也一声不响了。倒是那不知道倦怠的青蛙扯起嗓音进行它们晚上的大合唱,时儿还夹杂几声蝉鸣。不知是不安于这夏夜的宁静,还是吟唱这美丽绝伦的月色……

作者:传奇私服  来源:单职业传奇网站www.csjinniu.com
  • 传奇私服 www.csjinniu.com 版权所有
  • Powered by 单职业传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