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奇SF教程 >> 内容

心中的老屋,那一幕幕往事

时间:2018-7-6 21:17:03

  核心提示:在传奇sf游戏中,扔下一身的疲惫,狠狠的睡去,一觉醒来,发现醒来的却有些不是时候。凌晨两点半的世界,终于安静了。打开手机,微信里有几条朋友发过来未曾回复的简信,睡了吗,真睡了啊。只能轻轻的说声抱歉,天亮之后,你睁开眼就可以收到我的回复了。时光未曾亏欠过谁,感情也未曾饶过谁,只愿各自安好。我知道,我会...

当我的生活稳定后,心情慢慢地就变得淡然了。回顾自己玩过的传奇sf游戏,经历的那一桩桩,那一幕幕往事,历历在目。在人生的生活,婚姻,工作中,让自己的情感被亲情,爱情,友情中包裹着,温暖着我的心田。在岁月中沉淀的我,感受着生活赋予我的美好,使我感动身边故事里的真情无限。

心中的老屋,有四十多年的记忆了,跟我的年龄一样长。关于它的记忆,随着韶华的流逝,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温馨。

在老家的老宅基地上,原来盖有三间堂屋,东西两面各有两间配房。堂屋是我大爷的家,西边的那两间配房就是我的家,我在那个家里生活了大约十年的时间。

那个时候的屋子是传统的土墙屋,盖着麦草。两间屋子本来是通的,中间用高粱秸秆编成的东西隔开,这样就有了里外两间屋子。屋里的家具很简单,用母亲的话说,就是三大件:箱子,柜子,桌子。这是母亲那个年代,姑娘出嫁时最好的陪嫁品了。两间屋子的北面,是简单的厨房。就是这样一个非常简陋的家,却给了我一个难忘幸福的童年。

我们姐弟三个都是在这个屋里出生的。就是在这个屋子里,母亲教会了几个孩子数数字、唱儿歌。就是在这个屋子里,母亲与几个孩子相依为命,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也是在这个屋子里,充满了我们一家人欢乐的笑声。

依稀记得,母亲坐在外间屋子的板凳上做活,旁边放倒着一个方形的板凳,还没学会走路的妹妹就站在里面,两手扶着板凳腿,朝着母亲的方向,嘴里咿咿呀呀着,不知说些什么。而我,就偎在她们旁边,有时自己玩耍,有时逗逗妹妹,有时跟着母亲学数数字,有时又缠着母亲教我“开交”(绳子的一种玩法)。

依稀记得,每一个晨曦暮辉,母亲站在院子里喂鸡的情景。母亲手里拿着鸡饲料,嘴里发出呼唤的声音,鸡们围着母亲,咯咯哒哒地叫着,不时地啄一下地上的食物。一个小姑娘弯着腰,在鸡的后面追逐着,试图捉住一只,却往往是惹得满院子鸡飞狗跳。

依稀记得,夕阳西下、炊烟升起的时候,母亲总是习惯性地站在屋子南边的路旁,长一声短一声,呼唤我回家吃饭。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丢下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一边大声应着,一边一路小跑来到母亲身边,攥着母亲的手,一蹦一跳地回家。

也依稀记得,我领着弟弟妹妹在灶台的土灰里扒烧熟的红薯。每到冬天,母亲在快做好饭的时候,总是在灶台的土灰里埋几小块红薯。烧熟的红薯香喷喷的,是冬天最喜欢吃的食物了。等到吃完红薯,手脸都变得脏兮兮的了。我便拿着水瓢,趴在高高的水缸沿上,探着身子舀水。这个时候,母亲总是再兑些热水,帮我们把手脸洗干净。

那时候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到了晚上,捉迷藏就是我们几个最喜欢玩的游戏了。我记得,床上的被子里、家具的夹缝里、桌子的下面,甚至于母亲的箱子里,都是躲藏的地方。有时母亲也会帮着我们藏起来,还帮我们打掩护,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要想一下子就找到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老屋的南面是一条东西路,横穿整个村子。路南有一颗梧桐树,树干很粗,树冠很大。一到夏天,附近的几户人家就喜欢在这棵树下吃饭、乘凉。因为距离我家只有几步之遥,因此,我和弟弟妹妹经常在这儿玩耍。这儿也是炸爆米花的人喜欢的地方。一到农闲时节,炸爆米花的人一来,我就领着弟弟妹妹,挎着yuan子,拿着玉米,早早的在那排队,眼巴巴的看着那个在火上不断转动的长锅,就只为了等到那最后一刻的爆炸声响起。

老屋与现在的钢筋混凝土房屋相比,就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却有着它独有的安详与静谧。十岁那年,我们一家搬离了老宅子,老屋也在随后被拆除了。老屋虽然拆了,却拆不去我对它的思念,也拆不去我对那段岁月的怀念。不管我身居何处,心中的那两间老屋,都是我灵魂的归宿。

后记:在传奇sf游戏中,扔下一身的疲惫,狠狠的睡去,一觉醒来,发现醒来的却有些不是时候。凌晨两点半的世界,终于安静了。打开手机,微信里有几条朋友发过来未曾回复的简信,睡了吗,真睡了啊。只能轻轻的说声抱歉,天亮之后,你睁开眼就可以收到我的回复了。时光未曾亏欠过谁,感情也未曾饶过谁,只愿各自安好。我知道,我会把你们写进诗,把这时光一同写进诗,烙印在生命最灿烂的时候。

作者:传奇私服  来源:单职业传奇网站www.csjinniu.com
  • 传奇私服 www.csjinniu.com 版权所有
  • Powered by 单职业传奇网站